カテゴリ:歲月靜好( 4 )

  放假已經好幾天了,慢慢的忘了前段時間的早起,短短的幾天也慢慢習慣了睡懶覺,由於昨晚的晚歸所以沒有像平時壹洋早起,卻被電話鈴吵醒,這麼早來電話不會有其他人,拿起手機壹看,果然是魏哥,叮嚀幾句後掛掉電話,哎喲,再見我的瞌睡、我NuHart顯赫植髮的夢。
  趕緊起床,因為今天有重要的事,眼看就要過春節了,局裏大老板要到偏遠鄉鎮慰問困難教師,所以說今天的懶覺睡不得,用最短的時間收拾完壹切,出門發車,開動車子慢慢的行駛在大街上,春節臨近,街道兩旁多了些喜慶的東東,少了些許喧鬧、少了些許人,平時這個時間街道上的人會很多,因為大部分都是送孩子上學的,現在沒有亂竄的車子、孩子還真有些不這應,年近了都回家了,都在備年了,我們的學生,我們的老師辛苦壹年了,應該也都在備NuHart顯赫植髮是香港第1所根據植髮中心年了。
  這幾天天氣的確有些糟糕,也分不清是霧還是霾,總之能見度不是很高,只有慢慢開車,我和魏哥壹路上說說笑笑,很快就到了南彭衙村口,把車子停在路邊等吧,魏哥又拿起那本好長時間沒有看完的雜誌,繼續讀這本供消磨時間用的書,反正等著也是等著,倒不如休息壹會,順勢把座位放平躺下,眼睛還沒有顧得醞釀到瞌睡呢,就聽到滴、滴、滴幾聲喇叭聲,擡頭壹看原來是局裏的車已經到了跟前,趕緊發車帶路,走了壹會感覺怎麼坐著不舒服,哎,原來在NuHart顯赫植髮中心移植后的頭髮多久長出?是座位的靠背沒有拉起來,離合、剎車踩著不得勁,趕緊拉起靠背,壹不註意竟然把車子開的有些過了,趕緊倒車拐彎,繼續帶路,不大會就到了慰問的老師家門口,王老師已經在家門口候著了,王老師熱情的把大老板和來人往家裏迎接,進了大門寬敞的大院子把來人羨慕的,大老板是壹個很會生活的人,所以對此環境是贊不絕口,進了家門王老師的老伴趕緊讓大老板坐下,王老師趕緊端茶倒水,把家裏過春節的瓜子、花生、糖都端了出月子保姆推薦來擺在桌子上,很是豐盛,讓人無不感覺到農村人的淳樸與善良。
  大老板與王老師坐在壹起談起了心,大老板說:“王老師,首先感謝妳們這些默默無聞的老教師,紮根農村為壹方教育做的貢獻,我代表局裏在春節來臨之際表示問候。”
  王老師:“謝謝局領導的關心,哎呀,我教了壹輩子書,就是家裏學校來回走,還從來沒有局級領導慰問過我,更別說見什麼局長、什麼大官,我這壹輩子書沒有白教,知足了,我真的很過意不去,眼看我再有半年就退休了,還想早早休息半年,看局裏、中心校這麼關心NuHart顯赫植髮一次過解決禿頭煩惱我這個老頭子,我真的都沒有頭辦法開口了,我只有迎著夕陽堅持到底了。”
  大老板問:“王老師現在啥職稱”
  王老師:“我啊,小學壹級,眼看退休了,評不評職稱都無所謂了,臨近退休還能得到領導的關心,就知足了。”
  大老板問:“老伴身體怎麼洋?”
  王老師:“我壹直教書也顧不上家裏,家庭的重擔都落在老伴身上了,幾十年了老伴為了我能安心工作,家裏的活全包了,以至於現在落下了類風濕性關節炎,手的十指都不能自由伸縮,脖子幾乎僵硬,腿腳不便,生活幾乎不能自理,每天上完課放學後就趕緊回家給老伴做飯,吃完飯趕緊收拾停當,又急忙返回學校,幾年了家裏、學校來來回回從沒有遲到早退過,慢慢也習慣了。”
  聽到這,在場的所有人都沈默不語,每個人的眼裏透露出的都是感謝與同情,老來伴,老來伴,為了工作來來回回,為了老伴來來回回,兩份責任、兩份重擔壹肩挑。
  時間過得很快,大老板慰問的老教師還很多,所以沒有停留太多時間,大家送走了大老板,我們也就應該走了,可是王老師硬是不讓我和魏哥走,非要讓我們坐下在聊壹會,沒辦法盛情難卻,再坐壹坐,王老師趕緊砸核桃讓我們吃,邊喝水邊聊天,聽王老師和他老伴聊他們的前半生基本上都是老伴主家,家務活全攬,王老師的老伴說的老淚縱橫,說的我們都心碎了,不為別的,就為讓老王放心工作。
  這就是我們壹線普普通通的老教師,他們很微不足道,工作了壹生沒有走出家庭、學校的圈子,麼了,能得到領導的壹些關懷,也算是為人生增添那麼壹點點色彩,或許今生就僅此壹次,多年以後可能沒有人記得起他們,可是他們育出來的莘莘學子都在為共和國的建設添磚加瓦,這就是他們精神的延續,這就是他們情感的延續。祝願我們的老同誌身體健康,也祝願所有教育壹線的老同誌身體健康。
[PR]
by maylung | 2014-01-24 12:12 | 歲月靜好

很喜歡很喜歡你

  妳問我,我的愛好是什麽。我有短暫的停頓。是什麽呢?我給妳壹個亂七八糟的答複。跌跌撞撞裏就到了這個尴尬的年歲,成熟非成熟,懂事非懂事。沒有目的的漫步,就像月下孤寂的身影斑駁了歲月。從蹒跚咿呀著學步,到現在的匆匆。沒能真正的了解到什麽,越發知道自己的缺點,越是偏執。我不知道在月下壹同散步的妳有沒有如此的心情維他命

  聽著妳講關于喜歡的人的點滴,我該爲妳高興。妳是在這個陌生城市第壹個與我交心的女孩。妳能找到喜歡的人我爲妳開心。有時候會覺得傻傻的,淡淡憂傷的那個人真的是妳麽?是不是每個女孩在戀愛的時候都是這樣害怕,猜測心儀的那個男孩。可是我是如此的疼惜妳,害怕妳因此受到傷害。
  懵懂如妳,安靜如我Pretty renew 美容
  大大咧咧的妳在愛情裏像得到糖果而興高采烈,有著喋喋不休的言語,總是有關于他。我從沒正式的見過他,有妳們倆在壹起的畫面只能靠想象抑或在妳說不完的話語裏慢慢畫出妳幸福的輪廓。所以我總是安安靜靜的聽,聽妳的愉悅,難過,驚奇,幸福。我們像轉換了身份,我成了女生而妳成了男生,所以我才如此耐心的聽妳唠刀。
  月亮在雲層裏穿梭,妳接著電話,我在操場跑道上慢慢行走。月下的光影在晃動,就像冷風中瑟瑟發抖的我。喜歡安靜,喜歡上課坐在偏僻的角落,喜歡宅在寢室,不管是看電影,讀小說,寫字,還是睡覺。仿佛這樣才能讓自己安心,才能讓自己長大?但是如此脫離人群的我,過著如此枯燥生活的我真的能懂事,成熟嗎?
  挂了電話,妳突兀說的那句話,直到現在我的思維還愣愣的在那裏。
  人和人認識只要壹句話,分離也只需壹句話。世界原本也是這樣簡單,就像我遇見她在懵懂的年歲裏。因爲壹句話相識,也因爲壹句話“我們分手吧”而分離,話是我說出了口。太安靜的人不太會愛人,不太會寵人,不太會向妳吐露心聲。我沒能給她完整的理由,就像我被分割的七零八落的記憶拼不回來,我也拼湊不出。
  “剛剛他有看見我跟妳在壹起,妳說他會不會誤會啊。”
  “應該不會吧。妳知道的,我不會愛,再說了,妳看我們倆像麽?”
  “嗯,我也覺得不像。”
  這次的散步像是壹個提醒。
  “我送妳回去吧。有點冷。”
  用來隔離的鐵門有蜘蛛網似的鐵網。妳路過昏黃的路燈,飄逸著的長發消失在我眼裏。我想愛情和友情,妳有妳的選擇。而我選擇站在妳身後,不去打擾,不去幹預。難過了想起有我,高興了不必記起我。
  很喜歡跟妳聊天,會很安心;很喜歡看妳笑,會很愉悅。我想這就是我靠近妳的理由,跟妳做朋友的理由。史雲遜有效
[PR]
by maylung | 2013-12-16 13:00 | 歲月靜好

這個暑假是個多雨的假期,淅淅瀝瀝的雨,打濕了回憶。回憶那麼長,而我卻學不會遺忘。多次以為看的平凡些,我就可以走過那些潮濕的記憶。一場六月的雨,持續了那麼長,那麼長。如果隱藏內心深處的記憶可以像這場六月的雨一樣,那,我想我會是一個很平靜的人。一場雨,不論時間有多長,不論打濕的面積有多廣,終究還是會在陽光普照下回歸原來的樣子,一切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什麼也沒有發生過,靜靜地,悄悄地,默牛欄牌奶粉默地------

終究我沒有那麼的幸運,記憶不是雨,我也不會那麼的平靜的接受太多的改變。“請不要靠近我,也不要遠離我”時刻在想這應該是一句很有深意的一句話。如果靠近的過程是愉悅的,靠近的結局卻是傷害的,如果遠離的過程是殘忍的,遠離的結局卻是平靜的,那麼,這種靠近或者遠離還是否有意義?我想,靠近的終極又何嘗不是遠離呢,只不過是到達這個終極的過程是不一樣的而已罷了。很多人在悄無聲息的走遠,很多事都早已不復當初的模樣。很多時候,轉身,陌路,誰也無法去改變什麼,更何況很多人也不會為此做出改變,一切的順其自然,殊不知,都成牛欄牌了不再見的催化劑。

小學畢業,初中畢業,高中畢業,三個時段的分離,記得很多好的朋友都說過,“下次見”。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是“下次見”誰也說不清楚。以前我最討厭的就是好友明明都知道下次見面的機會其實已經很渺茫了,卻還是和沒事人一樣說著“下次見面”的謊話,可是現在的我竟然也說著“下次見”的謊言。為什麼人都會變成這樣呢?很多人漸漸地遠去,沒有一句話語,見面變成了奢侈,既是見了面也是無從說起。小時候的狗熊掰棒子的故事難道成了現在人情人事的最真實的寫照?

我不願一份感情總是若即若離,我不願一份感情總是漸近漸遠,我更不願自己變得患得患失。生活鍛煉了性格,性格的變化總會利弊兼得。回憶開始像一層霧,有的時候薄薄的,有的時候卻朦朧的什麼也看不清,我在霧中穿梭,一會兒明朗,一會兒都是屏障。

“我是一個直接面對自然和生命的人。相對于自然,地理不過是細節。相對於生命,歷史不過是細節。”周國平把自己和外界看待的是如此的清楚,把自己和人生看待的也是如此的透徹,那麼,我是不是也可以做一個直接面對自然和生命的人呢?人生到底會有多少的細節呢?我該如何把這些細節看待的如此透徹呢?

生命充滿了疑問,我對自己也是有甚多的疑問,如果有一天,當所有的疑問都得到了解答,那,將會是另一番柳暗花明吧!
[PR]
by maylung | 2013-09-10 11:09 | 歲月靜好

笑過,就是溫暖

暮色四合,習慣了拾一枚念想,靜立闌珊。這樣的夜,有喧囂隔了窗,竊竊私語或淺淺漫步,蕭音纏綿,恍惚了未央的時光。八月,枝頭妖嬈。或許是因了秋的張望,指尖總在不經意中,生長些許淡淡的涼,憂傷若絲,洇染一顆善感的心。

站在思想的彼岸,放逐歲月,淺筆靜開,那些走過的夢與癡,笑與淚,逐一在靈魂的窗口定格。一些美麗的愛與哀愁,終是隨了恬淡,緩緩釋放歲月靜好的沉香。

或許,這樣的夜裏,適合品一杯香茗,或濃或淡,都是過往;或許,這樣的夜裏,適合寫詩,點點滴滴,如雨,空階滴到明。一些曾經,無需刻意,只輕輕一碰,大片的回憶便會跌落在時光的影裏,堆積成流年。

其實,骨子裏一直是個安靜的女子,安靜的讀書,安靜的寫字,安靜的微笑,安靜的讓心語嫣然。莫名地喜歡上了文字,喜歡上了文字裏那種淡淡的憂傷,斑駁的歲月,記載著流年,那些打馬而過的時光,也就在闕闕清詞中清淺。攏一徑花香,墨韻成殤,相思無寄,遙望雁字回時,一紙離歌,萬千繾綣......

有人說,魚的記憶只有7秒,其實,很多時候,渴望做一尾自由遊弋的魚,只為那7秒的瞬間,會成為永恆。歡愉著,癡情著,左手幸福,右手溫暖。

紅塵擺渡,許多相遇如風,匆忙卻千回百轉。沒有人說得清世事微瀾,每個人都渴望用一朵花開的時間去訴說愛戀,然,總有些憂傷屬於“剪不斷,理還亂”,總有些黯然屬於“你見或不見,我都在那裏,不悲不喜......”

若別,請微笑;若愛,請惜。一曲悠揚,訴不盡紅塵繾綣;一闕離殤,道不盡痛斷肝腸。也許,這世間,原本就沒有地老天荒,所謂的地老天荒,只是意念中的,一炷香。
[PR]
by maylung | 2012-08-06 16:12 | 歲月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