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 03月 ( 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十月傷城

時光流逝,斗轉星移,陰晴圓缺,白天又黑夜,黑夜又黎明,季節交替,春去了又來,花謝了又開,春雷響過,夏雨磅礴,紅葉飄飛,西風瑟瑟。自然以它的方式,在一個小而變化大而相同的規律下獨自運轉。人去了又來,燈亮了又滅,夢了又醒,醒了又醉。車去了又來,燈紅了又綠,熱鬧又冷清,冷清又喧嘩,城市似乎不以季節的交替而不停運轉。季節還是那麼詩情畫意,城市還是那麼熱鬧。這些孩子是上帝造物的恩寵!讓肉軀富有靈魂從而偉大。要么讓靈魂隨季節飄飛,雖然神經質的感性但也藝術;要么放棄清淨趨城市的熱鬧,雖然有點世俗但也能麻醉自我;可伶的是那些孩子,在季節與城市間為難,感嘆城市的浮躁又迫於城市的無奈,嚮往季節的自然又迫於感悟季節的難度,左右為難,在夾縫中辛苦地勉強喘氣。物質的城市,孩子們很難去逃離,也很難再去做到季節是季節,城市是城市。我想,如誰能左右逢源,出季節進城市,讓城市保留季節,也許能在季節和城市中找到輕鬆的心靈。

我羨慕季節的美麗,又恨季節的變化,我喜歡城市的便捷,又恨城市的喧鬧!我的思緒隨季節飄飛,隨城市的熱鬧死去。

這個季節的十月有點跌宕起伏,離去的背影瀟灑得有點肆意,留下悲涼的呔息。剛還在燥熱中被煎熬,轉瞬就被寒風切割,尋覓不到紅葉的美麗,看不到天空的深邃,我沒有感覺到秋的意蘊,卻感覺到了冬的殘酷。我的思緒突然變得沒有空間和著落點,我不知道該讓它在哪裡繼續飄飛,在古詩詞裡的季節?還是在音樂里的音符?還是在回憶裡的往事?也不知道把它放在什麼地方來保管,在無題的文字裡?還是在隨性拍下的照片裡?抑或在對這個城市的記憶裡?難道就讓它隨風飄散逝去?我突然變得沒有思戀,但確有孤獨。

其實我宅在屋子裡,躲避著我沒有思緒的季節,漫無目的地在網上搜尋,胡亂的看一些亂七八糟的視頻,至於看了什麼,外面發生了什麼,我全然不知,也無所謂。我自嘲說“不睡哪有精力吃飯,不吃飯哪有力氣睡覺”,就這樣過著所謂的生活,勉強的生著活著。我知道這是種悲哀,悲哀得有點麻木。悲哀倒不是我的靈魂被季節主宰,悲哀的是我沒有了思戀。悲哀的是我好像不在乎季節也不在乎城市,再也很難激起我心中的漣漪,我也搞不懂這是好還是壞,我竟然也搞不懂我是快樂還是不快樂,只是沒有煩惱,偶爾孤獨憂鬱一下而已。

半夜夢醒,還算柔和的光線透過玻璃照進來,今晚是月半,應該有月亮,但月光與城市的街燈混合交雜在一起,變得那麼怪異。我起床推開十三樓的落地窗,走上陽台,城市一片茫然,星空卻很璀璨。而月光想把一切給朦朧,只是城市的霓虹燈依然精彩。其實我只想披一件像月光一樣薄薄的白色輕紗,不願意穿上一件珠光寶氣的行頭,顯得那麼不自在。也許唯有仰望星空,才能讓自己的眼眸變的想星星那麼閃爍與天空一樣深邃。

夜的燈火,熱鬧的是城市,寂寞的是心靈,城市的繁華,跳動的是寂寞,沉寂的是靈魂。酒精和女人的呻吟也許能忘記一時的寂寞,但改變不了孤獨,城市的熱鬧也許能忘記一時的寂寞,但也改變不了一個人的寂寞,季節的變化也許能改變一時的思緒,但也改變不了一個人的思戀。傷心的不是這個季節的十月,也不是這個熱鬧的城市,傷心的是我對這個季節和城市失去意境,沒有思戀的意義。

[PR]
by maylung | 2011-03-02 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