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 03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壹個人承載兩人幸福




《壹》兩個人等于永恒的我們

這個季節,飄落了太多的思念,墭栱厝俥回憶在歲月中緊緊糾結,擡頭想要尋找壹絲熟悉的溫暖,丟卻的悲傷早已經沈澱。我在這樣的季節裏,寫下關于妳的文字,那些纏綿,那些瞬間,都那麽真切的镌刻在心間,爲何卻在回眸的瞬間,擔心妳會消失不見?
當CD機閃爍著幽藍的熒光,輕輕旋轉出王力宏的壹首老歌——《兩個人不等于我們》。“我加上妳兩個人卻並不等于我們”,“妳愛我嗎愛我就懂我嗎”,歌曲中的兩句歌詞引我倚窗遙望遠處,萬家燈火,點點閃爍,窗內可會有浪漫的情懷?可會有相知相懂的心靈?可會有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幸福?兩個人等于我們麽?
有人說,無論是虛擬的網絡,還是現實的生活,其實走到最後,誰都不會是誰。太多的時候,城外的人向往城裏的幸福,城裏的人渴望著城外的自由,而更多的人甯願選擇站在城牆上笑看城裏與城外。這座圍城究竟是圍住了幸福,還是禁锢了自由?兩個人等于我們麽?
可是,親愛的,兩個人等于我們嗎?
分開了多久呢?我在壹個人的夜裏問著自己,那個模糊的背影,壹直往前走著,爲什麽我的呼喚卻換不回妳的轉身呢?我問著自己曾璧山中學
還記得壹起走過的路麽?還記得壹起唱過的歌麽?還記得那棵開滿木棉花的春天妳許下的諾言嗎?還記得那個甯靜的夜晚,妳的甜蜜的幸福的的告白麽?還記得那束美麗的藍色玫瑰麽?還記得玫瑰花旁邊壹臉燦爛笑容的我麽?還記得那個清晨妳溫暖的懷抱麽?還記得......
那麽多回憶,那麽多美麗,那麽多幸福,爲什麽妳卻選擇了這樣離去呢?我問著自己,也問著妳,妳蒼白的臉上沒有壹絲痕迹,只是那嘴角的笑容,壹直保持著不變的姿勢,是想傾訴什麽嗎?還是想留住些什麽?
今天,我又來看妳了,我帶著妳最喜歡的木棉花瓣來看妳,妳看到了麽?
有人說,妳離開了,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有人說,妳睡著了,永遠不會再醒來了。
有人說,妳的生命完結了,永遠不會再延續了。
可是,我知道,妳還在的,妳壹直都在,我們有那麽多美好的回憶,我們有那麽多幸福的記憶,妳怎麽會舍得離開呢?對麽?妳說過,妳會永遠陪在我的身邊,永遠守護著我。可是,妳食言了。但是,我不怪妳。我知道,妳不得已,我知道,妳也不願意。所以,我會小心守護著我們的回憶,我會陪著妳,永遠曾璧山中學
那些記憶,那記憶中的我們,是唯壹永遠不變的美麗。
妳睡得好麽?妳聽到了我爲妳唱的歌了嗎?我和妳,兩個世界,等于永恒的我們。我把那些美好折疊,裝進記憶的盒子裏,從此我的幸福中多了壹個妳。
兩個人的幸福,壹個人承載,也可以如此透徹的完美。

《二》兩個人不等于我們

親愛的,兩個人,壹杯茶,壹首詩,可是,是我們麽?
我在這樣淒清的夜裏,獨自守著壹個人,用雙手環抱住自己,假裝那是妳在身邊的溫暖。可是,身體卻在瑟縮的顫抖,冰涼的指尖輕撫過額頭,殘存的記憶伴隨著我,壹生......
低頭,想要抓住些什麽,想要留住些什麽,可是,我什麽都抓不住,任所有的壹切在時光中溜走。擡頭,我在歲月中看見自己眸中镌刻的悲傷,那月下清瘦的身影是孤單還是落寞?妳不懂,妳永遠不懂。。。。。
曾經,妳牽著我的手,說和我壹起走,不管未來如何,我們永遠是我們。那個時候,我以爲,真的可以,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那個時候,我以爲幸福是會屬于我的,那個時候爲了妳,我折斷自己的翅膀,不要夢想,不要飛翔,只奢望可以壹直,就壹直這樣,守侯在妳的身旁,延續那個只有我們才知道的故事。
可是,妳轉身離去的時候,那麽決絕,那麽透徹,讓我連呼吸都覺得奢侈。我努力,擡頭,望著天空,不想看見妳眼中的冷漠,以爲那樣就不會受到傷害,我盡力蜷縮自己,讓自己可以有喘息的余地。我微笑,用盡全力。告訴妳,我很堅強,就算受傷,就算沒有全世界,就算全世界沒有那個妳,我永遠都還是我,我守不住我們,所以,選擇守護我們的記憶,要離開,就請狠心壹點,再狠心壹點,離開我,離開我的生活,不要再出現。那樣,就算很痛,我也可以承受曾璧山中學
妳真的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而我,壹直還是我,原來什麽都沒變,只是,那個曾經以爲的童話,曾經以爲的幸福,曾經以爲的我們,都只存活在記憶中,不會再回來了。
兩個人等于我們麽?我問著記憶中的妳,想象妳彎曲嘴角,寵溺的微笑,我努力仰頭看天,哭泣到微笑......
[PR]
by maylung | 2012-03-27 15:49

我的礦山老前輩

我的礦山前輩礦山的工作是艱苦的,妕栱厝俥礦山的任務是艱鉅的,礦山的勞動不需要油嘴滑舌和阿姨奉承,礦山的勞動需要踏實工作、埋頭苦幹。也許是因為這些,礦山人不善言談、不善邀功,不善於去想什么生活環境、說什麼是否與付出勞動相匹配,只知道在那繁忙而緊張的勞動中乾中學、學中乾,不斷的在勞動中摸索總結積累經驗豐富充實自己,就是在這樣特殊環境下形成了他們獨特的礦山性格和獨特的礦山魅力人格。是就拿我的礦山前輩來說吧,他在埋頭苦幹中剛毅血性,脾氣如牛,幹起活來會發瘋,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氣,見到偷姦耍滑的行為就像眼睛裡進了沙子一樣難受,非把它清除或揉爛揉散不可,所以有人說他是茅房裡石頭又臭又硬,但臭中見情義、硬中講原則,並非無情無義之冷血,大概是因為他的這種性格和礦山的獨特性格如出一轍吧,所以參加工作一年多前輩便入了黨,後來接著又提干當工段長。
寵物是允許被帶上車的,不過需要裝在籠子里或者是容器裡,如果有大件物品則需提前通知電召客服中心,以便中心給你指派合適的車輛。在日本,出租車以豐田、日產和本田這三大國產品牌為主。大多數出租車公司提供全天候服務,只要乘客撥打呼叫電話,通常在5-8 分鐘內就會提供上門服務電召客貨車
那時的礦山居住條件十分簡陋,單位給前輩分了一間低矮潮濕的房子,全是用石塊和木柱搭起來的茅草房。儘管如此前輩還是很滿意,前輩認為“寒窯雖破能避風雨,夫妻恩愛苦也甜”能分到這樣的房已經是領導對自己的最大獎賞和對自己工作的肯定。
前輩在州上有個同甘共苦的戰友,出差到來礦山,看到他工作條件和生活條件如??此艱苦,背地裡想辦法將他聯繫了一個較好的單位。事情已經辦得差不多,就告訴前輩,心想給他一個驚喜,可哪知他不但沒有驚喜反而是猶豫半天申請也不打,手續也不辦,說什麼自己剛入黨提干分房,就自我感覺良好??的認為礦山離不開他、領導器重他,最終婉轉的謝絕了他戰友的好意,讓他的戰友不知道他是哪根神經搭錯了位。
礦山的生活不但艱苦,而且在那物資匱乏的年代即便有點微博的收入要買點東西都很難,前輩的兒女們先後相繼來到礦山這個天地都產生了天生營養不足的情況,前輩見此情況,只好在百忙中擠出時間到山上挖些野菜煮湯為愛人親催奶,那知已是杯水車薪起點作用不大。那時的礦山電力有限,沒有太多的電力抽水到池裡,一日三餐的用水都得限時限量供應,前輩的愛人本來身體就瘦弱,還要背著牽著兒女,挑著衣服到到礦山下很深河溝裡去洗,洗完後又一頭挑衣服一頭挑水再背著牽著兒女們爬坡回家。前輩就是這樣將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用在工作上,眼巴巴的看著他的妻子兒女們這樣艱苦的過日子,他還習以為常的認為這就是礦山人的正常生活,礦山在一天天變矮,而前輩和他的工友們的背卻在一天天變駝,前輩就是這樣一肩挑著一家老小的生活,一肩挑著礦山的發展,不管礦山的工作和生活日子有多窮、多苦、多累、肩上的擔子有多重,心裡有多悶,他都從來不叫苦、叫累,不叫窮,無怨無悔的把一腔熱血灑向礦山。他就是這樣一個兒不嫌母醜,狗不嫌家窮般的忠實礦山愛護礦山的血性漢子,前輩雖然純樸、憨厚、老實、勇敢但他認為,為了礦山的將來、為了孩子們的未來,哪怕是自己再苦再累也不能苦了孩子,再窮也得要讀書。
那年雨季的一天風大雨大,前輩和他工段的工友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看到他們利用義務勞動給孩子們修的簡易學校,在風中雨中搖搖晃晃,隨時都有坍塌的可能,前輩帶領他工段的一些工友直奔學校,他們一叫老師帶著學生離開一邊投入加固教室保護孩子的戰鬥中,大家都忙著,嘩啦一聲一根房梁從房頂掉下來,前輩在這千鈞一發之時,衝上去接住房梁,房樑下的孩子們安全了,可前輩卻因房樑和其他重物的一時重壓腰受重傷,從此落下腰痛的殘疾。幾年後前輩腰痛越來越嚴重,領導把他調出井下,調到五七隊給挑礦家屬計量,前輩看著這些家屬們,每天用贏弱的身子將規定每人每天1.5噸的礦石,一挑又一挑的從山坳挑上公路,而自己卻坐在那裡心裡有些難受,特別是看著一些小姑娘,每天艱難地爬行在山坡上,有時也忍著痛去幫他們挑幾挑。一次,有個身體矮小的小姑娘,看來有些臉色不對,剛挑第一挑上來就滿頭大汗、面色蒼白,先輩勸她回家休息,但她捨不得一天的工分仍舊堅持著挑,結果前輩幫她挑了幾挑後,她自己在挑第十挑時剛到半山腰,就突然昏倒,連人帶挑子一起順著滾下山坡。前輩聞聲迅速敢去,和大家跑到山腳見她滿臉是血,前輩以一個男人和一個父輩的身份,在大家的幫助下強忍著一切困苦一口氣把她背到醫院。女孩得救了,孩子父母提些東西前來感謝他,前輩卻堅決謝絕,並輕鬆自然的說都是自己的晚輩是應該做的。
前輩就這樣視礦山為家、視工友為兄弟姐妹,在礦山默默耕耘盡情奉獻著,直到他退休那年,礦山在另一地方建了新基地,礦山的工友們都一批又一批的搬到條件較好的新基地,他的兒女們已長大成人各自安家分開住,單位領導考慮到他是礦山的功臣又有工傷在身,特意安排他搬到新基地去住。前輩卻說:這麼多年在這間小屋子裡住慣了,對房子、礦山有情不想搬。就那樣一晃又是幾年過去,單位在城裡給員工修經濟適用房,他的一些老夥伴都相繼搬到兒女在城裡賣的房裡住,他的兒女想了一籮的主意連拖帶勸好不容易把他送到城裡住下,可沒有三七二十一天就表面上以城市那車多人多,噪音大不習慣為藉口,實則是心痛住在城裡那青石板上消費高而堅持要搬回礦山,搬回他那間70年代就居住的低矮潮濕的小屋裡,小屋仍舊是側面安放著他那80年代自家打的沙發,沙發對面舊式櫥櫃上放著一台也有20年多年工齡的17英寸“山茶”牌電視機,那電視機雖然老得無力顯示圖像,但還是堅持用顫抖的聲音,在放滿亂七八糟東西的屋裡。配合那一坐上去就會發吱吱嘎嘎聲音的沙發一同陪著主人擺龍門陣。前輩住在這間外人聞到有發霉的味道而自己聞到卻是一種家的味道的小屋裡覺得心情特別好,見人就說礦山清靜、空氣好,吃住都方便自由。時不時的還可以種點菜餵點雞自我感覺日子過得很充實。坐在屋外曬著太陽想著過去的很多往事覺得倍感親切。
隨著時間的推移,前輩夫妻倆的身體越來越瘦弱,病情已越來越多,實在難以自理了,他的兒孫們強行把他們接到城裡,離開礦山那天他兒子開著小車來接二老,前輩說什麼也要把他的電視機搬走,要不就整死都不走,孩子說不要,家裡有大彩電,前輩張口就罵敗家子,想當初有好多工友圍著這台電視機看,這麼寶貴的東西怎麼能說不要就不要的呢。前輩的兒子只好順著老人把舊電視裝上。
前輩住在城裡的房子裡,認為開大彩電會力,人影太大,花花綠綠的放眼睛,就把舊電視機放在客廳一邊,有事沒事放起聽聲音,在點頭點腦中邊聽邊睡,前輩的孫子經常和它為看電視爭吵,有時他孫子有意和他比電視聲音大,有時在他似睡非睡的時候把他的舊電視關掉,他會昏昏沉沉的站起來和孫子搶開關,他兒媳婦休假在家時也常為他們爺孫倆爭吵調解為難。
那年春節剛過,我進城看望前輩,到他家見他按著肚子喊痛,背地裡問前輩的兒子,才知他經醫院檢查,已確定是胃癌晚期,這一惡信無疑給我當頭一棒。看得出來雖然家人沒有告訴他,但他思維卻相當清晰,已經意識到留在世間的時間不長了,手這我的手問礦山的安全情況、生產情況,礦山的礦藏還能採多久,礦山領導對資源戰略的發展計劃如何,待把想到的問完之後又有些吃力的給我講文革年代、三角債年代、金融危機年代、講礦山曾經發生的安全事故,我實在不忍心聽他那麼吃力的講下去,只好草草和他告別,回到礦山後沒幾天就听說他過世的噩耗,我因工作忙也只有在礦山揮淚為他送行,垂頭默默祝他一路走好,望在那邊幸福安康也保佑我們的礦山做大做強。
[PR]
by maylung | 2012-03-16 11:45

實在是難以回答

多麼莫明的事情,平時都是一覺睡到下午二點左右,祐栱厝俥今天剛睡到早上九點竟怎麼也睡不著了;朦朦朧朧中,大約十點左右光景,忽然被老媽驚喜糾纏的聲音叫清醒,說是媒人給我說親,看個時間去相親。一下搞得我整個腦子裡灰濛蒙一片,沒有一處神經是舒服的。
二十八歲——看似一個老大的年齡,二十六歲——一個多麼可親又相配的年齡;當母親處在她終於有希望交妥一個兒子之時,我的心卻是那麼的百感交集出書
以年齡來說,不僅父母在為我的婚姻多次勸導,就是我的哥們也一在提及這個問題。畢竟我還有一個小我幾歲的弟弟:真是上有洪火,下月刀尖。可悲我愛情的路上卻是一路秋風愁雲慘,半是明月半轟隆。
想我從十六歲開始那莫明其妙的戀愛,輾轉十一年間也頗幾個心儀異性,不是我毀了感情,就是她不願意——真時也,命也,運也,非我不能也——想我一哥們相親二十餘次,終於天人合一,想我一哥們僅相親一次就得以圓滿,想我又一哥們,先是定了親散了,再定親就成了。很明顯婚姻這種感情,真是強求不來的。
多年以來,雖然對情感看得淡了一些,對婚姻看得也比較開明一些,但孤獨終歸不是一個很好的旅程;正如父母所說,他們總有離開我的一天,總有一天沒法在照顧我;後時,我也老了,我要怎麼辦呢?而且媒人也是一番好意,此次若是拒絕,下次再來給我說及真不知到猴年馬月了!思來想去種種寂寞的悲楚,心裡終於又癢癢了。
隨機配送的耳機三星Galaxy Tab 隨機配送了一款帶有麥克風功能的入耳式耳機,效果出眾,如果不是耳機發燒友的話,這款耳機足可滿足日常娛樂所需。我們無法將該耳機與蘋果iPad 耳機相比較,因為iPad 沒有配送iPod 使用的耳機三星galaxy
但轉念再想,我這一個月只能搞二千來塊錢的窮小子,連自己的生活都維持的艱苦萬分,若在娶個老婆,再有個孩子,哇噻。我的命都不知要怎麼處理方得以妥當。哥們們說幼儿期的孩子可花錢,當是每個月打針什麼的下來就得上千元。那麼,孩子的成長呢?等稍長一些,你給孩子考慮一個怎麼樣的教育環境?依舊在農村這落後的教育條網下進行麼?那麼從幼兒園到初中畢業漫長的十餘年間,是不是意味著我的孩子將比同齡的市區孩子少了十餘年的各方面教育?
而且極為辣手的問題是你用什麼來結婚?用父母借來的幾萬塊錢,還是婚後長達五六年的還錢的“美好時光”?難道婚姻不是為了幸福?而且為了更加辛苦地勞作?那這動力是什麼?精神是什麼?一個多麼可怕的未來?一個多麼淒涼的人生生意頂讓
是啊,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人,一個屬性為農民的普通的人;也許,我應該做一個專門為了生兒育女傳宗接代的工具。專門為了孩子的未來奉獻一切的偉大長工。
相親,不相親;結婚,不結婚?
[PR]
by maylung | 2012-03-06 1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