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 05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愛情簡單的T恤

可兒是個鬼機靈的丫頭,二十幾歲的她,長著壹雙會說話的大眼睛,擁有著較好的面容與優美的身段,即使是穿著壹件簡單的T恤,外配壹條深藍色的牛仔褲,也像是壹個活脫脫從畫中走出來的精靈父親節

最近可兒很是郁悶,大學畢業後,僅関熷姠她回到了家鄉,本想可以與青梅竹馬的他牽手,可左等右等,等來的卻是對方的若即若離,打過去的問候電話聽到的卻是三言兩語後的迅速挂機,可兒壹時如硬在喉,父母這邊卻在緊鑼密豉的安排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熟人,托別人給自己介紹對象,逼著她去相親,並且還不斷地在她耳邊念刀,好像自己真的是別人挑剩下的了,有時她真想對著電話那邊的他大吼:“妳到底什麽時候回來娶我,我都快到25歲了,如果過了這個年齡段,以後怎麽嫁?”最終可兒沒有這樣大喊,這種做法太不淑女了,就像是壹個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歇斯底裏發出的最原始的吼叫,可兒心裏有些慌亂,畢竟自己也是喝了壹點“墨水”的人,說話方式還是婉轉壹點的好,她在心裏早就想好了壹句問話:“是不是等妳所有的風景都看透,妳才會回來陪我看細水長流?”電話接通了,可兒還沒開口,那邊壹句:“我壹會兒給妳打過來,現在有點事忙著!”電話挂斷,都都的聲音回繞在耳邊,份外刺耳,可兒的心壹時跌入谷底香港補習社.
過了幾個星期,可兒接到了壹個遠方同學的來電,她在電話裏說:“妳知道嗎?妳的那個青梅竹馬要跟富二代結婚了,就在這個星期六,我都收到他的請柬了......”後來同學說什麽,可兒再已不想聽了,壹時間她好生氣,心裏騰地冒起了壹股無名火,有種想質問他的沖動,可轉念壹想,還是算了,可能他對自己只是壹種喜歡,還沒有上升到愛的階段吧,如果貿然地去質問,把他逼到壹個尴尬的境地,自己也會不堪,男女的感情就像是壹把雙刃劍,那麽她希望還是不要去刺傷他,就讓他握著劍柄,深深地刺向自己,哪怕是傷得體無完膚吧!

可兒沒有收到他的請柬,就仿佛生命中從不曾出現過這號人,她每天朝九晚五地上班,父母的催促聲也從未停止過,終于可兒把這些要見的對象按硬性條件篩選了壹個,她帶著壹份哀大莫過于心死的態度草草地去應付了那場相親。可能是緣分到了,那個男孩壹眼就看中了單純的可兒。走在大街上,他就像是可兒的壹個兄長壹樣呵護著她,關心她,終于可兒在25歲的那年搭上了壹條真正屬于自己的通往婚姻的“末班車”,過起了壹種平靜的油鹽柴米夫妻。

事過境遷,只是可兒所不知道的是:她的那位青梅竹馬攀上了富家女,開著豪車回到了家鄉,人們看到的是他的風光,不過在這風光背後卻也有著不能言說的心酸,那個富家女孩脾氣挺大,爲了身材到現在都不想要孩子,整天有著沒完沒了的派對,就像壹個長不大的孩子壹樣,她對他要求的那些浪漫真是有點越來越吃不消了。只是有壹次回家看父母,正好在停車時遠遠地看到了回娘家的可兒,她的身邊牽著壹個同樣眉清目秀的女孩,想必那是她的女兒吧……他沒有勇氣上前打招呼,只是在記憶中依然記得小時候自己也是這樣牽著可兒出去搗蛋,那時還信誓旦旦地說要保護她壹輩子呢!可是年少輕狂,爲了能留在那個迷人而繁華的壹線城市,他舍棄了她,他是那個拿著鐵軌切換器的決定者,壹輛呼嘯而至的火車出現在了錯誤的時間,慌亂中的決定留給了自己的壹路心傷,是自己扼殺了那份至純至真的感情,瞬間的決定,血濺當場了最初的愛情深圳婚紗相
[PR]
by maylung | 2012-05-28 18:52

少年期間的愛戀


我在家排行老三,上有壹姐壹哥。老小嘛,父母就相對溺愛些,所以我的童年是非常快樂的,父母對我的小小願望總是盡量滿足的,當然,由于家庭教育的原因,我的要求也總不過分。

對于這些類型的肥胖,苐腄涼轵中醫認爲其根本原因是陰陽平衡失調,直接影響到人體體液的酸堿度及體內酶的存活度。而中醫則能夠由內而外的調整人體,從調節內分泌入手、對肝、脾、腎、心髒、肺及三焦等進行調節,通過氣血津液的作用來完成機體的統壹,達到減肥的目的。同時,中藥無副作用,還能起到滋補和保健的作用中醫減肥

我的家在海邊,壹個不大的濱海城市,人口比較少,民風也還淳樸,又臨海靠河,魚類資源比較充足。小時候就常常做壹些簍子,撒到淺海區捕捉黃鳝、海蟹,也跟著父親到入海的米河上遊釣過魚,我的手氣不錯,小黃魚,黃鳝,鲫魚,蝦米,螃蟹,都曾釣到過。在壹段時間裏,我經常去摸淡水龜蛋,煮熟了蘸點鹽巴,呵呵,味道美極了。我也曾經釣到過壹條15斤重的大鯉魚,當晚父親就將那條鯉魚洗刮幹淨後架在篝火上燒烤了,魚肉是如此之香,連平時矜持的姐姐也斯斯文文的細口品嘗以往避之不及的烤肉了。附近的山區耕田較其他地方多壹些,居民衣食無憂,雖然還沒有達到夜不閉戶的境地,地方上卻很少發生丟東西的事情,我上學的時候就將我的自行車隨隨便便的放在校門前,從不上鎖,再說了,父親給我買自行車時居然根本就沒考慮到自行車還要上鎖!

我們上小學時功課還是比較簡單的,僅有語文、數學、地理、曆史,沒有其他的奧數、奧語、英語等亂七八糟的東西,上課學習,下課玩耍,每天的作業太陽沒下山就做完了。等到暑假,我們就相約去米河的上遊玩耍,四、五個小夥伴拿著魚竿、鹹菜就出發,壹路上吵吵鬧鬧,盡興追逐,累了就坐在光光的石頭上休息,腳丫子浸泡在清涼的米河水中,清清的河水從腳趾間潺潺流過,偶爾小魚從腳面遊過,冰冰涼涼的,俯首去捉,卻已遊遠了。我們就在河裏比跳水,比遊速,玩累了就躺在原石上睡上壹覺。偶爾也惡作劇,壹次我看旁邊壹個小夥伴睡得正香,摸了兩個田螺堵在他鼻孔裏,那小子吸不上氣,壹個噴嚏,兩個田螺就被彈射出去了,那小子也可能太困了,翻個身,又睡過去了。河裏永遠不會少的就是魚了,我們放了簍子、架起魚竿,用不了多長時間我們就可以野炊了。有時候,找柴禾很麻煩,我們就將魚肉撕成小塊,蘸著鹹菜,就著山上挖來的小蔥,米河大餐就開始了。

五、六月份米河兩邊山上的野花就開始漫山遍野的開放了,紅的、黃的、紫的,嘿嘿,有點遺憾,我喜歡花,可是從來都叫不上來花的名字,這壹點屢屢被姐姐嘲笑。有壹次姐姐又笑我連杜鵑花都認不出,第二天我就在山上采集了好多花,做成壹個花環,晚飯時候全家人圍桌而坐等著開飯,我將花環給姐姐戴在頭上。那時她已是大二的學生,我們家的知識分子,戴著花環的姐姐有點羞澀,她拿下花環,准備放到旁邊的書包上,突然大叫壹聲,花環扔出老遠,嘴裏還厲聲尖叫,花環中有東西爬出,父親走過去看了看,僅僅輕輕的說了聲:是黃鳝。我們就繼續吃飯。父親看了我壹眼,輕輕的搖了搖頭,再沒多說壹句話。姐姐瞪著我,要我坐她旁邊,萬不得已,我只好挨著姐姐坐下,拿起筷子時,只感到大腿上壹陣巨疼。

我們雖然是在海邊,但是光照不是很強烈,加之海邊的霧較大,我們這邊的女人皮膚白皙,身材高挑,米河姑娘,在附近就是美女的代名詞,我姐姐就是壹個美人胚子。手機還沒興起時,我最討厭的就是整天接找姐姐的電話了,暑假期間,電話響了,我就躲得遠遠的,以免要幫姐姐回絕壹些死纏爛打的毛頭小夥。

可是,女人啊,無論是資深的,還是年輕的,那都是萬萬不可開罪的啊。初中時,喜歡上鄰村壹個小姑娘,遠遠的觀望,躲在背後細細的打量,天仙壹般的女生,能和我說說話麽?年輕的小夥,碰到心儀的女生,總是擔心自己不夠完美,鼓不起勇氣去向她表白,擔心被拒,害怕被嘲諷,擔憂自己的愛慕被人當成談笑的資本,到處傳誦妳的癞蛤蟆癡情傳奇,還有妳的不自量力啊。

我的癡情,最終被姐姐看穿了。女人啊,天生敏感動物,她們能看到少年的心底,我的心好像是透明的了,在姐姐面前壹露無遺,可是,我心愛的姑娘,妳感覺到了麽?我不敢表白,卻也不能忘卻,只有拼命的學習,讓所有時間都排的滿滿的,不讓自己有閑暇去思念。每天每天,我在宿舍中起床最早,睡的最晚,每次教室裏就只剩壹兩個人了,定時熄燈後壹根蠟燭已燃盡,我才整理好書包,慢悠悠的朝宿舍走去,漫天的星鬥不知是贊賞我的勤奮,還是嘲笑我的癡情和懦弱,壹眨壹眨的,和我玩迷藏的遊戲。

當我星期天回到家裏的時候,老天啊,我自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看到了壹封信,壹封我的暗戀女孩給我的信!剛看到書桌上的信,原以爲是那個同學的呢,那時我還沈淪在剛才回家的路上碰到心儀女孩的沮喪中呢。當時我騎著車,踏得飛快,想早點到家,嘗嘗媽媽給我准備的星期天鹹魚。媽媽做的鹹魚,是世間最好吃的腌制食品,不鹹也不淡,我每次吃都是壹絲絲的撕扯、細嚼、慢咽,壹條小魚吃完,口齒留香,忍不住就會抓第二條。這個時候,媽媽總是在遠處打量著我,爸爸呢,從不看我吃東西,但是,我能感覺到他也在關注我,只是,從不表現出來。妳能想象,歸心似箭的感覺,可是,這個時候,我看到她了,她,就是我心儀的女孩,挎著書包,從對面走過,這個苗條、纖瘦、高挑的女孩,她從對面過來了。我不由得放緩了節奏,她經過我時,我不由自主的下車了。妳知道,我這個人,笨嘴拙舌的,不善于表達,何況,又是碰到我暗戀女孩,緊張、興奮,滿臉通紅,手腳都不知該怎不擺置了。她看了我壹眼,這是多麽美麗的眼睛啊,清澈得像米河水,她的眼神溫柔、多情、淡定,好像還有點,有壹點點我懂得的意思。她笑了壹下,微微笑了,嘴角動了壹下,她的笑容真美,讓我看過的所有影星的笑容都黯然失色,還有那蒙娜麗莎的微笑,那算什麽?在這個微笑下,她們都不值壹哂了清潔服務

當她經過我時,我鼓足勇氣,准備問候壹下,她卻低了頭,加快腳步,小跑著過去了。當時我多麽的掃興,卻不忍離開,眼睛就壹直追隨者著她,看著她走到路的盡頭,轉彎,消失。我當時多麽希望她能看我壹眼,只要壹眼,我馬上就上車去追趕她,可是,壹眼也沒有,她根本就沒有回頭。也是啊,當時應該在她經過的時候,我馬上推上車子去陪她走,可以借口去送她,反正就只要找個借口,陪她走壹會就好了,可是,當時腦子裏壹片空白,人已經傻了,只是呆呆的看著她遠去,遠去。

還沒有從沮喪的心情中完全恢複過來,媽媽的鹹魚還擺在餐桌上,可是,往日美味的鹹魚現在也激不起我的胃口。誰來的信呢,可能是轉校的同學的吧?漫不經心的打開,僅僅看了幾眼,我就興奮的熱淚盈眶,我的好妹子,我的心肝,我的寶貝,她居然給我來信了。我都沒有敢表白,她居然先來信了,哈哈。妳能想象我當時的興奮勁麽?我看著信,手在抖,心在顫,腿發軟,我的小寶貝,妳也同樣喜歡我麽?難道,這就是天作之合,比翼雙飛,心有靈犀壹點通?我興奮得在屋裏轉圈,嘴裏不斷的低喊,繞著桌子來回轉圈,我的臉通紅,像第壹次被哥哥哄騙著喝了白酒壹樣。誰碰到這種事情不興奮呢?我把信讀了壹遍又壹遍,都差不多能背誦了,信很短,可在我看來字字珠玑,句句金石,我的可愛,我的寶貝,我的妳啊,妳比我勇敢啊。這時候,感覺到壹點餓了,媽媽的鹹魚,我想起來了,在餐桌上,哈哈,美味的鹹魚,世間最好的食物,世間最好的媽媽。

按照信上的指示,我在五點鍾前就早早的來到了我們海邊公園,接頭地點就在靠近海邊的那張長椅上。夕陽的余晖斜灑在長椅上,往日的長椅現在看起來是那麽的溫情,柔和,協調,我能聞到長椅散發出來淡淡的木質清香。這張長椅是世界上最好的椅子,舒服,適度,是哪個天才的設計師設計出來的?又是那個巧手的匠人精心打造的呢?

五點鍾過了,五點十分,五點二十分,五點三十分,女孩還沒有到。是的,女孩總是很矜持的,能寫信就不錯了,那需要多大的勇氣啊。再等等吧,也許遲到是爲了考驗我呢。六點鍾,六點十分,六點三十分,不可能吧?再遲壹點,我上學就要遲到了。這個時候,我居然看見姐姐走了過來,姐姐,她來做什麽?我突然想起來,那封信,那封信,筆體,對,筆體,像是姐姐的,雖然她換了字體,故意掩飾,現在想起來了,對,是她,是她。姐姐走過來,只是冷冷地說了壹句:趕快上學去吧。

壹切都結束了。眼前的長條椅,真是醜陋無比,要形無形,要款無款,光澤暗淡,粗糙僵硬,就是壹個小學生隨手兩筆也能畫出這麽個樣子,就是最笨拙的木工也能做出比這好壹千倍的條椅。這純粹就是壹個邊角余料胡亂拼湊出來的怪物。人世間難道還有比這種設計更差勁的麽?還有比這種只會粗制濫造更不盡心的匠人麽?我恨恨的踢了椅子壹腳,哎喲,娘希匹,這個破爛椅子,還真是木質的,我的腳好疼啊婚紗相

第二個星期回家時,媽媽叫住了我,單問我壹件事:上個禮拜天晚上,姐姐在她的被窩裏發現了壹只死老鼠,嚇得她不敢住自己的房間,晚間把爸爸支到我的房間去,她和媽媽住在壹起了。誰,放的死老鼠。是誰呢?
[PR]
by maylung | 2012-05-16 11:03

幽香在夜色裏靜靜綻放

思念在窗楣盤旋低回,寂寥箋紙上,柔情縷縷,淡憂染鋪。
怎麽會遇見妳?我輕聲問自己,莫不是妳我在前生就有了約定?所以,才有了今生美麗的邂逅。怎麽會愛上妳?我悄聲問自己,莫不是妳我聽到了前世相思回廊上飄來的誓言?所以才有了今世執子之手的美麗。
我拿什麽來愛妳?我不斷問自己,“用真情就可以!”妳說。

彎月形捧花 想像壹下高挂在天空中的月亮,楛腄涼轵搖身壹變成爲新娘手中的彎月形捧花,是不是很浪漫呢?由于彎月形捧花的圓弧造型,上面綴以蘭花、玫瑰、百合等花朵,其花束造型典雅,所以非常適合壹般的傳統婚禮,當新嫁娘手握彎月形捧花,幸福之情溢于言表廣告製作!   
瀑布形捧花 瀑布形捧花,顧名思義花束的造型猶如瀑布壹般,由上往下呈自然垂綴效果。瀑布形捧花感覺比較高貴典雅,所以通常會選擇質感較佳的花材。壹般新娘都會將瀑布形捧花置于腰腹之間,因此建議新娘不妨搭配穿著長擺婚紗禮服,妳將是婚禮中最美麗的新娘噢!

爲妳,哪怕是落花成冢,染白了三千青絲,磨滅了壹生詩情畫意,我也願意選擇等候,無論今生,還是來世。
多想與妳壹起看風吹葉舞、看月移花影。多想與妳壹起把盞臨風、琴箫相輝……多想與妳翩飛紅塵之外,覓得壹抹古樸靜雅的溫馨;多想與妳徜徉桃源之中享得壹份空靈綿長的浪漫。

可知道,面對妳痛苦的表情,我是心如刀割,疼痛蔓延指尖,如影隨形,揮之不去?可知道,耳聞妳冰冷的言語,我的淚,壹滴、壹滴,悄然滑下,啞然失聲?可知道,這顆流浪的心已無家可歸,每走壹步,都是艱難跋涉、苦苦掙紮?壹路走來,跌跌撞撞,傷痕累累,滿身疲憊,只是到頭來我依舊未能看破紅塵,癡心無改訂花服務

總是想,讓晨鍾暮鼓驅走心靈的憂傷;總是想,讓梵音清歌沈澱紛亂的夢緒。
妳唱的歌我都用心收藏,每當耳邊的哨聲響起,總有令我怦然心動的美麗。
我把等待的心情寫在楓葉上,把無聲的心語埋進沙灘裏,爲了要遇見妳,我把見妳時的呼吸都反複地練習。縱然今生我與無數人相遇,那些所有的所有都只是匆匆擦肩而去。親愛的,我不要和妳分離!今生今世我只願在妳的愛河裏沈溺!
知道嗎?我所有的熱情會在妳冷冷的目光中瞬間埋葬。知道嗎?我所有的堅強和僞裝會在妳的冷漠面前轟然崩塌。
如若別離,妳的思念裏是否還會殘留我的影子?如若別離,妳是否還會拾起散落在風中的舊夢?如若別離,從此我壹定與孤影相依;如若別離,從此寂寞便是我惟壹永遠的妝衣。

君可看見,冷月下顧影徘徊、紫袖空舞的女子把今世的錯落碎成壹地的嫣然?親愛的,莫讓固執造就奈何橋邊的心酸,好麽?莫讓冷漠成就紅塵煙雨的哀歎,好麽?
讓今夜的月華濃縮三生三世的等待,用思念訴說地老天荒的誓言。
親愛的,子夜時分,擁我入懷吧,讓我們的愛在烈焰中重生,如鳳凰般涅槃。
遙望星空,望著妳的方向,慢慢伸手,我等待著風中的盈盈壹握立體模型機動
在彌漫的夜色中,我靜靜地等待,等待與隔岸的哨聲壹起共舞……
[PR]
by maylung | 2012-05-07 16:39

幽香在夜色裏靜靜綻放

思念在窗楣盤旋低回,寂寥箋紙上,柔情縷縷,淡憂染鋪。
怎麽會遇見妳?我輕聲問自己,莫不是妳我在前生就有了約定?所以,才有了今生美麗的邂逅。怎麽會愛上妳?我悄聲問自己,莫不是妳我聽到了前世相思回廊上飄來的誓言?所以才有了今世執子之手的美麗。
我拿什麽來愛妳?我不斷問自己,“用真情就可以!”妳說。

彎月形捧花 想像壹下高挂在天空中的月亮,楛腄涼轵搖身壹變成爲新娘手中的彎月形捧花,是不是很浪漫呢?由于彎月形捧花的圓弧造型,上面綴以蘭花、玫瑰、百合等花朵,其花束造型典雅,所以非常適合壹般的傳統婚禮,當新嫁娘手握彎月形捧花,幸福之情溢于言表廣告製作!   
瀑布形捧花 瀑布形捧花,顧名思義花束的造型猶如瀑布壹般,由上往下呈自然垂綴效果。瀑布形捧花感覺比較高貴典雅,所以通常會選擇質感較佳的花材。壹般新娘都會將瀑布形捧花置于腰腹之間,因此建議新娘不妨搭配穿著長擺婚紗禮服,妳將是婚禮中最美麗的新娘噢!

爲妳,哪怕是落花成冢,染白了三千青絲,磨滅了壹生詩情畫意,我也願意選擇等候,無論今生,還是來世。
多想與妳壹起看風吹葉舞、看月移花影。多想與妳壹起把盞臨風、琴箫相輝……多想與妳翩飛紅塵之外,覓得壹抹古樸靜雅的溫馨;多想與妳徜徉桃源之中享得壹份空靈綿長的浪漫。

可知道,面對妳痛苦的表情,我是心如刀割,疼痛蔓延指尖,如影隨形,揮之不去?可知道,耳聞妳冰冷的言語,我的淚,壹滴、壹滴,悄然滑下,啞然失聲?可知道,這顆流浪的心已無家可歸,每走壹步,都是艱難跋涉、苦苦掙紮?壹路走來,跌跌撞撞,傷痕累累,滿身疲憊,只是到頭來我依舊未能看破紅塵,癡心無改訂花服務

總是想,讓晨鍾暮鼓驅走心靈的憂傷;總是想,讓梵音清歌沈澱紛亂的夢緒。
妳唱的歌我都用心收藏,每當耳邊的哨聲響起,總有令我怦然心動的美麗。
我把等待的心情寫在楓葉上,把無聲的心語埋進沙灘裏,爲了要遇見妳,我把見妳時的呼吸都反複地練習。縱然今生我與無數人相遇,那些所有的所有都只是匆匆擦肩而去。親愛的,我不要和妳分離!今生今世我只願在妳的愛河裏沈溺!
知道嗎?我所有的熱情會在妳冷冷的目光中瞬間埋葬。知道嗎?我所有的堅強和僞裝會在妳的冷漠面前轟然崩塌。
如若別離,妳的思念裏是否還會殘留我的影子?如若別離,妳是否還會拾起散落在風中的舊夢?如若別離,從此我壹定與孤影相依;如若別離,從此寂寞便是我惟壹永遠的妝衣。

君可看見,冷月下顧影徘徊、紫袖空舞的女子把今世的錯落碎成壹地的嫣然?親愛的,莫讓固執造就奈何橋邊的心酸,好麽?莫讓冷漠成就紅塵煙雨的哀歎,好麽?
讓今夜的月華濃縮三生三世的等待,用思念訴說地老天荒的誓言。
親愛的,子夜時分,擁我入懷吧,讓我們的愛在烈焰中重生,如鳳凰般涅槃。
遙望星空,望著妳的方向,慢慢伸手,我等待著風中的盈盈壹握立體模型機動
在彌漫的夜色中,我靜靜地等待,等待與隔岸的哨聲壹起共舞……
[PR]
by maylung | 2012-05-07 1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