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 10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生活也是一門學問

我向來不斯文也不儒雅,興許在文風上會給人錯覺,以為我是才高八斗學富五車的才子。都說學歷是一個人的面子,一提及學歷,我就很沒面子。十餘載求學生涯,識得一些漢字,會簡單的加減乘除,對於胸無大志的我,這已然足夠。已經好多年沒有參加同學聚會,我這個年齡層的人,成家的成家,立業的立業,有了小家,也就忘了大家air conditioner cleaning

慢慢長大才發現,能交心掏肺的朋友越來越少,大家各自忙忙碌碌,在賺錢的道路上,背對背漸行漸遠,就連見面的寒暄都那麼有氣無力有聲無心。總會懷念多年前,那些伴我成長的朋友,他們大多已經為人夫為人父,由於輾轉於各個城市,電話號碼大多沒有了,斷了聯繫後,才懷念那段無話不說的日子獎座

我不是成功的人,成功的人不會有閑情閑時整天呆在空間裏,大篇大篇的寫文字,世人眼裏的成功就是有車有房,有權有勢,有名有利,奈何我一樣都沒有。我自然也免不了落俗,希望有自己的房子車子,於是我背井離鄉,賤賣自己的青春。在城市的這些年,漸漸變得圓滑和麻木,自以為已經半腳邁進城裏,想來可悲,說來可笑。前幾天房東過來說要收房,唉,租住了一年,對這間屋子多少有點眷戀與依依不捨,但是客寄他籬,只能灰溜溜地搬走。就這樣,我從一個陌生,走向另一個陌生甲殼素

好在爸媽,也在這座城市,每到週末總是會過去看看他們,順便蹭頓飯。父親在我小學五年級就到這個城市打工的,眼看已有十四個年頭。今年已經五十三歲的父親,上過高中當過兵,本來可以混得很好,由於人太過憨厚老實,吃不少苦,沒享不少福,但好歹也將我和弟弟養大。他現在人到中年,頭髮已經白得差不多了,走起路來也有些蹣跚,看著他的背影,鼻子總是酸酸的。父親在外打工,母親一個人帶著我和弟弟,種著五畝地養著兩頭豬,就這樣含辛茹苦地將我們拉扯大。母親由於常年幹農活,皮膚曬得黝黑,臉上長滿了皺紋,可快三十的我,還不讓她省心,時不時弄出點事來。在父母眼裏,我們一直都是孩子。可孩子總是要長大,要離開父母的懷抱,還記得當年第一次離家務工,母親追著長途汽車哭的樣子,現在想起來,心裏還是隱隱作痛USB手指

出來打工,因為沒學歷沒手藝沒關係,吃不少苦,受不少氣,遭了不少罪,在很多行業幹過,學過電焊,蹬過三輪,進過船廠,賣過蔬菜,擺過地攤……一開始年輕氣盛,從來不覺得累,現在歲數一天天大起來,發現該靠譜地找份像樣的工作,好好上班,給家人一個交待,也給自己一個擔當。該承擔的遲早要承擔,誰讓咱是大老爺們兒。

最近這種緊迫感愈發強烈,突然發現壓力如山,脾氣也變得暴躁,骨子裏的粗糙與低俗暴露無遺。總告誡自己要修身養性,遇事要淡定,別動不動就發火,可慢慢地發現自己是多麼的俗不可耐。也許吧,也許每個人心裏都住著一個惡魔,當你打開潘多拉的魔盒,很多事情就會一發不可收拾。但是還是不能以壓力為藉口,亂髮脾氣,這是對自己也是對家人的不負責任。我終究要從孩子,長成大人,是男人就應當如山,有山一樣寬廣的胸襟,有山一樣偉岸的堅韌,朋友們,你說對嗎?

和很多八零後一樣,我忘記也放棄了夢想,被現實折磨得體無完膚,也許最大最美的夢,就是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健康的生活在一起,現在我很幸福,就像夢一樣,這樣很好,不是嗎?城市容不下我們,大不了回家種田,這不是丟人的事。儘管很多同齡人都混得風生水起,我只要盡力而為,也便了無遺憾了。我這個人有個不是優點的優點,就是不攀比,安於現狀,有什麼能力端什麼飯碗,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得到了也會有失去的那天的。
[PR]
by maylung | 2012-10-15 17:26

人生如戲,也如茶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人生於世,我們少不了一個知我懂我的人。那個人不一定要相識多年,但在相識之後一定會讓你覺得相見恨晚且一見如故。然而,還有一個知己是同我們與生俱來和生死相隨的。那個知己,就是我們自己立體剪裁
  
風和日麗的時節,幾個好朋友走在明媚的陽光下。我們一邊走一邊說說笑笑,仿佛生活從來都是那麼的怡然而愜意。這種場景,總會讓人不經意的想起那段恰同學少年時的無暇時光。在那個純真的年代,我們不知道何為孤單,何為寂寞。我們只知道,在那些花樣年華的日子,青春的美麗時光就是我們最好的知己。
 
 因為年輕,我們才可以愛得簡單。依稀記得那晚的綿綿雨夜,你說,想要和我做一輩子的知己。你那時說的很真誠,以致於我不敢輕易的回答你。就這樣,我們陷入了短短的沉默。你在等著我的回答,我也在想著如何回答你,畢竟一輩子太長,也太讓人感覺沉重。最後,我還是平緩的對你說,楠,你放心吧,我答應做你一輩子的朋友。說完這話之後,我看到了你心滿意足的微笑。我自己,卻又茫然了。要知道,一輩子確實很長。而我,又是那麼一個容易認真的人脫髮
  
很久以後的後來,我們,終究還是失散於落莫的天涯海角。不知從何時起,就再也沒有了你的任何訊息。或許,你本來就沒有認真的對待。我,也不該做一個太過於認真的人。畢竟歲月悠長,人生苦短。我們存在於這樣變化無常的時光裏,根本就沒有人可以許誰的天長地久。
  
獨在異鄉為異客。異客,這是我途經過許多城市的感覺。關於我,也真的僅只是一個世間的匆匆過客而已。某一日下班,突然想出去走走了。於是在那條銜接城市彼端的天橋上,就又多了一個人抽著煙在晃晃悠悠度著步子的身影。我感覺著這個城市的寂寞,猶如一片葉子在試圖讀懂風的從不挽留。我想,挽留又怎樣呢,只不過虛偽得更唯美一點罷了。風就是風,葉子也依然是葉子。生活,也依然是一份尋尋覓覓的生活香港印刷公司
  
有人說,生活就是一個大染缸,染成了我們現在周邊的形形色色的人。也有人說,生活是一個舞臺,你可以盡情演繹著自己的生旦淨末醜。而我覺得,生活是一張偌大的白紙,每一天都是一張嶄新的一頁。在這張白紙上,你可以寫上自己的名字,也可以寫上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然而無論你寫上什麼,都是不可以塗改了。或許,生活於我們就是這樣的吝嗇。又或許,我們都沒有塗改過去的時間。因為,我們始終是忙碌的。但即便如此,還是有那麼一些人能讀懂我們在那張白紙上寫下的東西。也因為這一點,我們才會覺得倍感欣慰,會覺得生活的美好。
[PR]
by maylung | 2012-10-09 16:36

體會那種苦的滋味

提起苦菜,人們自然會想起《苦菜花》裏的苦菜,電影裏的苦菜和我所說的苦菜都是一個家族的。苦菜遍佈各地,叫法各異。苦菜雖苦,卻是一種很好的天然野菜,吃起來又苦又香。我們這裏的人稱苦菜為苦苣property mortgage

春風吹,苦菜長,每年的清明節前,野地裏的苦苣就有錢幣般大小了,人們三五成群結伴到幾十裏外的黃河灘去采挖。次日一早,擺到菜市,不用吆喝,人們也不問貴賤,你三斤他二斤,很快搶購一空。然後洗淨,拌面,蒸熟。這叫潵苦苣。不一會兒,村子的空氣裏到處彌漫著苦苣熟了的那種特有的香味,叫人胃口大開。飯桌上熱氣騰騰的苦苣,蘸上紅紅的油潑辣椒蒜水,就著饃饃,那個香啊饞的你口水直流。那個季節走親訪友,只要客家端上一碗苦苣,保你比吃了滿漢全席後的驕傲感還要自豪得多了Champagne

苦苣雖苦,人人愛吃,就連吃慣了大魚大肉的城裏人,也眼饞和羡慕鄉下這純天然的綠色食品。十年前的一個金秋季節,報社一名記者向我約稿,他來那天,正好趕上我吃苦苣,他毫不客氣的盛了一碗,香甜地品味著最原始的和最綠色的農家野菜來。看得出來,他好像是在品味一種精神上的享受,品味著野菜的苦味帶給他的那種妙不可言享受。也有不少在大城市工作的本地人,為了吃上地道的野生苦菜,每年都要讓長途客車從家裏捎幾次黃河灘的苦苣,他們說外地雖然也有出售苦菜的,但多出自大棚,雖茁壯鮮嫩,但苦味不夠,遠不如從黃河灘采挖回來的苦菜,那一份清苦能讓人回味無窮。

也許是“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的因素,很多人把黃河灘苦苣的根隨便撒到自留地或果園裏,長出來的苦苣完全變了味,變成了甜苣。苦苣也好,甜苣也罷,當地人都會想法兒或涼掏涼拌,或擠出菜汁做成餃子餡,變作飯桌上的可口佳餚。那份感覺也令神仙羡慕無比靜脈曲張

苦菜和所有自然界的萬物一樣,初春破土而出點綴河川沃土,秋季花枝搖曳,金黃色的小花散發出濃烈的豆醬氣味,所以,苦菜也稱“敗醬草”,藥食兼用。相傳,孔子周遊列國時,晝夜奔波,勞累過度,頭暈目眩,兩眼紅腫,食欲下降。兒子孔鯉萬分焦急,遂到廟堂燒香拜神,求菩薩保佑父親早日康復。出的廟堂,忽覺一股清香撲鼻而來,他凝神注目,發現是苦菜開花遍地散發的花香味。他眼前頓時一亮。民間流傳苦菜泡茶能治百病,何不讓父親試試呢?孔子喝完苦菜茶後,頓感神清氣爽,回味甘醇,病症驟然消失,大為感歎“苦菜真乃靈丹妙藥也”。據《本草綱目》、《中藥大辭典》、《神農本草經》等資料介紹:苦菜性味苦、寒、無毒,具有清熱解毒、清肝利膽、排膿破瘀等功效。現代藥理研究表明:苦菜有清熱、明目、消炎、利尿、健胃、發汗、養血、敗火、止咳等功效。並且含有豐富的鈣、鐵等多種人體必需的維生素,具有解尼古丁、清熱解毒、明目敗火、抗衰老、養顏、益壽、降血脂等功效,是一種上等的藥食兼用的純天然野草。據說,很多商家為此開發出諸如苦菜茶等許多綠色食品,頗得消費者的青睞
[PR]
by maylung | 2012-10-05 1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