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年 10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最絢麗的邂逅



誰的指間滑過千年的時光,誰在反反復複中追問可曾遺忘。陌上花開花落,紅塵聚散離合,塵世的喧囂,早已定格在煙雨中。一場又一場的水月花夢,千般Office Furniture流轉,從此,沒有悲歡離合,沒有春花秋月。此去經年,良辰美景又與和人說?奈何橋前,三生石畔,誰的淚浸染了纏綿?顛沛流離,清瘦了漫天的飛雨,四季輪回,黯然了誰的癡情守候?轉身擦肩的回眸,我們會遇見誰?歲月流失,我們會記起誰?終究誰也不是誰的誰?誰也無法成為誰的誰!遇見的是緣,錯過的是緣,等到緣來緣去都盡散,往事如煙,又邂逅了誰的溫暖?多少人曾用心銘記,多少人又相忘於天涯。

?

歲月沉浮,滄海桑田,而生命中的那些美好,終是無可代替。依然做不來靜坐雲端,不悲不喜。也許自己終歸只是在俗世紅塵中,躊躇前行的煙火男子,想要的雲淡風輕,只是一縷空想。一處絕美的風景,一個溫暖的背影,不小心落入我們的眼裏,便入了心。那Office Furniture樣一種美麗的相逢,勝過花開四月,到如今只剩形單影隻,寂寞相望。紅顏一笑,終是繁華一場,時光仍未滄桑,流年依舊暗轉,幾度抽身卻仍脫不卻這紅塵千丈,一抹情癡,在記憶的耳畔呢喃。如果愛有來生,請不要忘了紅塵盡頭,歲月末端,還有個白衣如雪,執筆千年的摯情男子?癡情千萬年歲月,只為一日清淺時光。經年之後,若你還在,唯願安好。若你安好,我亦安心。你驚豔了我的時光,卻沒有溫柔我的歲月雪肌蘭
[PR]
by maylung | 2013-10-17 16:32

親愛的丫頭,該放手了



淅淅瀝瀝的雨,滴在心尖,如錐般擊打著靈魂,心事和著淩亂的情感,猶如藤蘿纏裹,荊棘橫亙。

多想是一場荒誕的夢境,醒來之後是鳥鳴如洗的豔陽天,而不在遭受理性情感鞭笞,世俗悖論縈耳。南柯夢未嘗不是解脫。

你想逃離這個讓你窒息的環境,孑然一身。人本孤獨,為何還要眷戀這糾纏不休的感情?為何還要白頭髮變黑壓抑那份童稚的渴望?為何把自己逼入進退維谷的絕境?為何給自己戴上那虛偽的面具?為何義無反顧的愛卻屢屢受挫?為何還要獨身流浪漂泊?為何……

親愛的丫頭,你覺得愛的苦了,愛的累了,愛的委屈了,愛的受傷了,眼淚都是肆無忌憚的滑落,打濕了臉龐,潮濕了誰的心呢?你只是孤獨的一個人,倔強的姿勢抵擋流言蜚語,守望著荒涼的寂寞城堡。沒有人屬於你,你只是上帝遺棄的孩子……

為什麼還要苦苦掙扎不屬於你的愛情呢?寧缺毋濫這是你獨身的箴言,因為太優秀了,你讓人望而生畏,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多少人愛慕你年輕的容顏,可有多少人勇敢去愛,去深入你的靈魂去愛呢?為何你還要像飛蛾撲火追求你得不到的東西呢,把自己弄的醫療援助計劃傷痕累累,像受傷的鹿舔嗜著你的傷疤,慰藉著麻痹的神經。

你想瘋狂逃掉,躲避這無望的事實,你想逃到天涯海角,在沒有人認識的地方重新開始,可親愛的丫頭,你能放下一切,義無反顧,下一次青春的賭注嗎?

你驚,你憐,你彷徨,你絕望…可誰真正在乎你的所想呢?

曾經以為的地久天長,不過是寂寞撒的謊吧!

在夜深人靜的晚上,輾轉反側,你終於按捺不住心底壓抑的心裏話,對他和盤脫出。請他原諒你任性,決絕的告別。

等待他的關心,等到你關上了心門,然後上了把鎖,從此他便是雲水禪間的過客。

走完同一條街,回到兩個世界。

纏綿了那麼久,最後還是你提出了分手,他只是苦澀的笑笑,默許。也不會挽留,最終的結果也只能是兩兩相望,勞燕分飛。

兩條平行線永遠都不會有交集,就像你們的相遇,明知是個錯,還是犯了,明知是避孕 藥 副作用個劫,還是認了。你有他,他有她。最終決定了你們擦肩之後各奔天涯,情感最終沒有歸宿。

你的消瘦,你的疲憊,你的負累,讓誰心力憔悴,回憶是杯苦咖啡,再也換不回你眉宇間的悔。

碰到他的第一次,欽佩,再次,砰然心動,第三次,感受到了他手掌的溫度,最後慢慢的被他俘虜了,聽從心裏的感覺,心甘情願與他產生了曖昧。現在回想對他的感覺,你依然心跳加速,愛就是那麼沒有防備,與年齡,社會地位,學歷,背景無關,只是心裏的感覺。他出現在你的生命裏,讓你遇見了思念的滋味,情感牽絆,惦記的幸福,手掌的撫摸,談笑風生的神情,還有第一次感覺到了愛情的美妙,都是幸福的回憶,在沙漏的妍碾下,刻成靜好的標本。
[PR]
by maylung | 2013-10-09 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