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年 03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請放你的心靈自由

對於以前的我來說,心靈是否自由並不是那麼重要,因為我忙碌於世俗的功名利祿的追求,或者換句話講,我忙著讀書,忙著考研,同珍王賜豪忙著尋求成為人上人的途徑……

我的心聲已經湮滅在日常的俗世掙扎中,我沒有那麼遺世獨立。我在這個社會,那麼我必需供養起自己的生存。即使,現在我依附父母,可是每個人在追求所謂的詩意生活以前,在大眾眼中獨立供養自己的生命是最基礎的前提。特別是,在這個人人向金錢跪拜對權力鞠躬的時代,實力和背景成為成功的必要條件。你可以沒有背景,那麼你必須要有實力。我信奉的原則是實力至上,但是所謂的實力是要有付出的。埋頭於書籍與千萬人一起擠獨木舟成為沒有辦法的辦法,無論做什麼事說什麼話背後都隱藏著功利的目的。我有時都感覺自己的面目好呆滯好醜陋,那麼我的心是否一樣的醜陋呢?

每次我在夜裡一個人躺在床上,總會將日常的生活回憶一遍,儘管事實上那沒有什麼特別或是重大的意義,我最難以面對的是在夜裡覺醒的思緒……我都有些怕想起生活的意義,中醫中藥網或是我現在忙碌追求的事情究竟有什麼意義?找個好工作賺很多很多的錢?找個人嫁了生個孩子?然後呢?我來到這個世界的全部意義就這樣嗎?

然後我可悲的發現,我別無選擇……這條路是平凡的人共同的選擇,幾乎每個人都有這樣基本的人生規劃,唯一的區別就是人生路上的細節。更讓我感覺可悲的不僅是我的選擇,而是我在這樣追求的路上,沒有了自由的心靈。我的思緒我的行為都圍著社會公認的錢權,我的天真浪漫不是被別人扼殺了,而是我殘忍的自我戕害。我忽視內心最真的聲音,康泰領隊走在人生路上帶著一顆不自由的心,所以……我累。

人總該有個角落堆放自己的玩具,在沾滿紅塵的世界回來後,給自己一杯清茶,聽聽音樂,跳跳舞,或許只是安靜的坐著拿本書……其實做什麼不重要,如新集團只是希望心靈不要完全被權錢所束縛。你的行為可以圍繞權錢,但請放你的心靈自由……
[PR]
by maylung | 2014-03-25 19:12 | nuskin

而我,是否真的放的下?

落了一場雨,傾了一座城,散播在煙雲中憂傷,走過歲月的橋,不留一絲停頓的痕跡。

離去的曾經,只能在夢裡守望。記憶的堡壘,故事的壁窗,如新集團留下一幅幅美麗的景象。思念漸漸蔓延,無息間落出晶瑩的淚滴,碎了誰人心中的臉,痛了誰那顫抖的心。

時光長眠的街道,交替著世間喜怒哀樂。筆尖落下,寫盡浮華,把你記載在流年,時光的離去,你待在誰的長安,編織另一場流年的夢。

夜間的眺望,點燃內心那一份愁腸,淚的流淌,落盡心碎間的悲哀。時光的逝去,關上過往的門,櫥窗間所剩的光線,被灰暗的天空籠罩,柔和的煙雲,再次飄灑起無眠的雨。

淚兒靜靜流淌,漂泊在多情的眼眶,遠遠望去,視線的朦朧,只留下那一聲歎息。

白裡行間的故事,因歲月無情,帶走詩章偏偏,逝盡繁華癡纏,支淋破碎的記憶,拼拼湊湊,依換不回曾所記載的點點滴滴。

泛黃而破碎,交織在盡失的旅途,沿途風景留下的憂傷,隨風起舞,nuskin 如新漂泊在寂寞的空氣間流浪。

多想,將那段時光埋藏在時光裡,不再憶起。多想,大雨沖盡內心的憂傷與惆悵。夢的過往,只不過是雲煙一場,散了曾經,落了初衷。那一句承諾,只不過焊花一現。那一句誓言,只不過煙花綻放。

多雨的季節,只渴望那一時奢求,把僅有的思念帶走,還我一絲曙光,讓我不再彷徨,不再憂傷。

歲月輕釀,流沙成河。願帶走那季悲傷,那時的吟唱,在無息間躍起,醉了明月,落了繁華,而我,自我深醉。

雨依舊漂泊,飄灑在心間,敲打在臉頰,多情的眼眶,再一次濕潤,如今,我是否會掀起別人心中的漣漪。

風輕輕拂過發梢,眷念與徘徊,如新香港依舊在我內心癡纏,思念斷不了,緣卻續不了。

窗外的一切,勾起的憂傷,在雨季,又一次做了別離,而我,是否真的放的下?
[PR]
by maylung | 2014-03-18 11:50 | nuskin

半窗流年,賦春紅



三月的腳步溫婉而輕盈,在江南的小巷裏穿過一簾煙雨,隨著春風在光陰裏緩緩而行。帶著姹紫嫣紅,帶著生命的沉重與蹉跎,曾壁山中學凝望著久別的原野,把滿腔的柔情散的漫天都是。

遙望窗外景色,幾歎冬去春返,庭院的梨花含笑盛開,一片、兩片,緩緩在光陰不經意下掠去容顏,無可奈何在雪中蝶舞,搖曳出多彩的微微生姿,令人心生愛慕又徒增惆悵,終究抵不過歲月的裙袂。野外,青青草色,點綴著荒蕪的河道,不在是那麼蒼涼,三兩只野鴨在河水裏潛遊,預示著寒冬的謝幕。

總喜歡透著簾的縫隙,看外面紛擾世界。無事,看室內自己養的花,床邊的文竹、電腦旁的綠蘿、還有架子上的吊蘭,還有盆裏的君子蘭,珍貴,卑微,不問外面的紅塵俗事。牆角的金魚缸裏,魚兒自由自在穿遊,浮浮沉沉,追逐嬉水,猶如人生寫照,它們在有限的空間,都能靜靜地相安,相伴。

靜靜地聽外面世界,你來我往,紅塵幾許,那些美好的年華,你不驚,我亦不擾。就這樣,在陋室裏數著歲月過往。攢故事,攢遇見,攢離別,這樣的靜美,坐在時光的盡頭,與歲月淡淡地相守。

一人,一窗,獨坐一隅。此時,煮一壺香茗,聞著茶香氤氳,忘了時間,緩緩在音樂裏,讓靈魂融入旋律之中。悠悠音符輕柔拂過心靈,若水般流動,滌蕩著身心疲憊。那些美麗與哀愁飄散在煙雨中。流年似水,季節換著容顏。一些人,一些事,來不及挽留,註定只是留在扉頁上的墨痕,無非緣淺情深,nu skin 如新只能在文字裏尋找那份刹那間的感動。

靜坐,看書,簾擋不住窗外的春紅柳綠。半枝桃色越過青磚瓦牆,一縷清香雅韻,拭面而來。此時,在宋詞裏,翻開那些蒼黃的舊跡,聞著時光的味道,尋找古卷裏的瘦紅癡怨,撿拾起江南雨巷的清愁。讓那些遺落的過往,落在一簾煙雨的詩蘊裏,心中風輕雲淡。

這樣寧馨素簡的生活,有點陶淵明式“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感覺。有些人看我寫的東西,說我閒情逸致,也有朋友說我胸無大志,我都一笑而過,也許我們的生活方式不一樣。活著,是一種心境,不為世俗羈絆。聽落花,看人生,少一些貪婪,多一份平淡,靜下心來,給自己找一片寧靜的天空,讓自己的心在空曠的靈魂裏滲透生命的悠遠和閒適。

清淺流年,最無情的便是時間,最留不住的,便是光陰。閒暇的時候,總是寫著一些稚嫩或者可笑的文字,但是,它屬於我,屬於我靈魂的產物。在文字裏做夢,是一場綿綿不絕遙遠的夢。在自己營造的字裏行間裏,有些人,有些事情,陌生的情景,會經過我的文字。我的世界,在歲月中靜靜地流淌,穿梭在城市旅途大街小巷裏,若干年後,那些文字變成了回憶,把那些青春的痕跡化作墨香,隨著靈魂埋葬在永恆的世界裏。

讓我們走出室外,望著遠處水墨雲煙的畫面,春,猶如一位含蓄婉約的女子,古典的情結,古典的淡雅,沉靜,清逸。春,是一個水墨女子,素衣清顏,渺若鏡中花,低眉,莞爾。堤岸處,柳色依依,燕鶯鳴啼,訴不盡的美麗情懷,寫不盡的委婉繾綣。那些墨只為我延續人生畫卷的色彩,拾起遺落的痕,小巷裏又重現丁香姑娘的身影,誰能還她一個明媚的眼神?小窗關不住春紅,誰寫下水墨江南,香港如新放下流年,珍惜所擁有的,隨遇,而安!
[PR]
by maylung | 2014-03-14 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