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有你


歲月如沙,形如流水。轉眼間,仲夏即至。六月,田野裏的小麥出穗了,到處彌漫著豐收的喜悅。經過論文、答辯等一系列環節,我順利畢業並且順利走上工作崗位。從某種程度上講算是很幸運marketing strategy

初入社會,就像一個新生兒,感覺一切都是新的,遇見形形色色的人、各種各樣的事,對很多事情都好奇、難以理解。三月份以來一直都是那麼忙忙碌碌的,奔波於各種招聘會、各種投簡歷、各種面試。忙裏偷閒打點臨工掙點微薄的收入作為生活費。常常早出晚歸,一身的疲憊,可最後大部分也是徒勞無功的努力。夜深人靜,一個人躺在床上,試圖想著改變一種策略,結果會不會盡人意。

很多時候想和哥哥聊聊,談談心,指導一下該怎麼做。可是看著哥哥忙碌的身影,又難於啟齒。大家小家都得過,何況哥哥一個人的收入不知道要承擔多少人的生活。偶爾打個電話也是因為學校有事,我顧不上辦,只能哥哥去。哥哥還嘴硬說:“啊呀,辦不了!”可到最後還不是他辦了呀。有工作上難以選擇的問題想問問他,他也不管,還沖我吼兩句。後來才知道哥哥掛斷電話後會給家裏打電話,專門討論我的事情。沒有我的消息的時候,總是從爸媽那裏悄悄打聽一下。其實哥哥主張的是大學生先就業後擇業wine class

最近的事情更是搞笑,論文答辯之前,學校又讓做調查。我忙於論文沒有時間,也沒有人脈,只能讓哥哥做。還是老樣子,開始嚴詞厲色的說:“顧不上、顧不上、辦不了。”然後自己又拿著去辦了。眼看論文答辯就要交了,我怕他又忙忘了,打電話催促。哥哥生氣說:“那你快自己拿上去弄哇,每天起來把人嚇得。”我見狀不妙馬上降低標準:“還是你辦哇,我弄不了哇,你不要嚇我呀!”“那你要下我麼,不讓我嚇你”哥哥說。結果這一招還挺管用,中午電話,晚上就見效了。還有那幾天遭遇經融危機,又得“提款”。哥哥問:“花的沒錢了?”我說:“嗯。”哥哥說:“哦,匯了啊,五百。”還沒等我說完就掛斷電話了。平時不讓我掛他電話,他卻掛我電話。

從小到大,哥哥一直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沒上學之前,要哄我。上高中之前要輔導我學習。像掰玉米一樣,掰掉我好多好多的壞習慣。高一那年哥哥結婚,負責我的生活費,從側面關注我的學習和生活。上大學後,哥哥依然負責我的生活費並且重點關注我的成長。

在我印象中好像就沒記得他正面表揚過我,一般情況下在我跟前都持否定態度。如果把一件事情做對了,哥哥不作聲,以示肯定。如果做錯了,哥哥就得沖我吼兩句了,然後再一步一步的教我。對於我,哥哥常常掛在嘴邊的話有很多,比如,“沒本事有脾氣”;“依賴思想”;“自我生存能力差”;“多會能長大呀,我可愁你了”等等數不勝數!但是在爸媽面前就不同了,大部分都是肯定的,偶爾還有一些贊同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畢業了,真正走上了工作崗位。哥哥其實還是有些擔心的。可還是裝的一副不管不問的樣子。私下給家裏打電話問我的境況。昨天打電話簡單聊了幾句後,哥哥囑咐說:“上班就好好給人家幹···!”貌似此處省略一萬字。
[PR]
by maylung | 2013-07-10 15:26